在线留言
·
· 联系人:公经理
· 手机:13235374619
· 电话:0537-3201023
【标    题】:

幽门螺杆菌感染对儿童身高生长的影响


【内容摘要】:   幽门螺杆菌(H.pylori,Hp)感染是世界范围广泛存在且最常见的细菌感染,儿童身高体重测试仪是儿童上消化道炎症、消化性溃疡及再发性腹痛的重要病因之一。近年来,文献报道,Hp可引起儿童蛋白丢失性肠病、缺铁性贫血、营养不良等[1]。在发展中国家,Hp感染多于10岁前获得,这一慢性感染长期滞留体内对儿童生长发育的影响是一个有争议的课题[2-13]。为此,福建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儿科等4个单位于2001年6月至2004年10月,对Hp感染无症状儿童体格生长进行为期3年的监测,探讨影响儿童体格生长的危险因素及Hp感染与儿童体格生长之间的关系。现报道如下。  &nb [更多详细]

儿童智力测试仪

儿童智商测试仪

儿童注意力测试仪

儿童生长发育测试仪

儿童综合素质测试仪

幽门, 螺杆, 菌感, 染对, 儿童, 身高, 生长, 的影,


【正文内容】:

   幽门螺杆菌(H.pylori,Hp)感染是世界范围广泛存在且最常见的细菌感染,儿童身高体重测试仪是儿童上消化道炎症、消化性溃疡及再发性腹痛的重要病因之一。近年来,文献报道,Hp可引起儿童蛋白丢失性肠病、缺铁性贫血、营养不良等[1]。在发展中国家,Hp感染多于10岁前获得,这一慢性感染长期滞留体内对儿童生长发育的影响是一个有争议的课题[2-13]。为此,福建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儿科等4个单位于2001年6月至2004年10月,对Hp感染无症状儿童体格生长进行为期3年的监测,探讨影响儿童体格生长的危险因素及Hp感染与儿童体格生长之间的关系。现报道如下。
    1 对象与方法
    1. 1 研究对象 采用整群抽样的方法,在某县社会经济状况相对较一致的社区内,征得老师与家长同意,按整群随机抽样法抽取454例健康儿童作为研究对象,所有研究对象均无任何疾病,无腹痛、腹胀、反酸、嗳气、消化不良等上消化道症状;体格生长评价无生长迟缓。其中,男241例,女213例;开始研究时年龄范围2岁10个月至7岁10个月。
    1. 2 研究方法
    1. 2. 1 Hp感染诊断 研究对象分别在研究开始和随访结束后,于清晨空腹采取静脉血2mL,进行Hp抗体测定。血清Hp抗体阳性的小儿再留取新鲜粪便标本,进行Hp抗原测定(采用酶联免疫吸附双抗体夹心法检测粪便Hp抗原,试剂盒。根据国内外研究结果和全国会议制定的诊断标准进行诊断。血清Hp抗体和粪便Hp抗原均阳性诊断为Hp感染,研究开始和结束时两次血清Hp抗体检测均为阴性作为未感染Hp的诊断标准。
    1. 2. 2 体格生长指标测量及评价 在研究开始、随访1年半和随访3年结束时分别进行1次体格生长指标测量及评价。体格生长指标测量始终由专业培训人员负责,采用统一的测量工具和测量方法,在WHO推荐的标准情况下,对所有研究对象进行身高、体重测量。体重精确到克,身高精确到厘米。以WHO推荐的身高和体重标准(NCHS/WHO)作为参考标准。按照年龄身高(H/A)在NCHS/WHO参考标准的第3百分位数以下作为轻中度生长迟缓的标准;计算每个儿童年龄身高的Z评分值(HAZ)。Z评分=(体格测量值-同年龄同性别评价标准中位数值) /参考标准的标准差。为直观起见,将Z评分换算成标准分形式表达:HAZ值标准分=10+Z×2。
    1. 2. 3 问卷调查 内容包括父母文化程度、家庭人口数、经济收入、人均居住面积、独生子女否、儿童每月生活支出等社会经济状况,父母身高、体重,父母饮食生活习惯、卫生知识、育儿知识及儿童饮食生活习惯等内容。为保证原始资料的可靠性与准确性,调查前对调查员进行专业培训。先进行预调查,显示本调查表可行后确定调查表内容。对调查表中每一项指标都作了认真详细的规定,统一标准;始终由名专业人员向家长逐项说明填表要求; 3d内由家长填写完毕后,再次交由专业人员审核,对有遗漏或填写不清的问题加以追问并及时补充,发现不合格者及时纠正,以保证调查内容的完整性和准确性。
    1. 3 统计分析 将调查的资料按合理方式量化后,输入计算机。所有数据由流行病学分析软件EPI Info5·01a汉化版系统管理,采用SPSS统计软件包(版本: 10·0)进行统计学分析。Hp感染儿童与未感染儿童个人资料、家庭社会经济状况、父母亲文化程度及身高比较采用χ2分析;两组儿童身高、HAZ及其增长值的差别采用独立样本t检验进行分析。分别以身高增长值、HAZ标准分变化为应变量,以年龄、性别、家庭人口数、子女人数、家庭人均居住面积、父母亲文化程度及身高等可能影响儿童体格生长的因素为协变量,进行多元协方差分析,在排除可能的混杂因素,探讨Hp感染是否为影响学龄前儿童生长与发育的独立因素。
    2 结果
    2. 1 基本情况 454例儿童中,血清Hp和粪便Hp抗原均阳性60例(13·2% ),诊断为Hp感染;血清Hp抗体检测均为阴性305例(67·2% ),诊断为未感染Hp;粪便Hp抗原阴性,仅血清Hp抗体单项阳性89例(19·6% ),未列入分析。随访结束时,共有97例失访,其中,Hp感染组失访8例(13·3% ),Hp未感染组失访67例(22·0% ),单项血清Hp抗体阳性组失访22例(24·7% )。复查血清Hp抗体,Hp感染组血清Hp抗体均阳性;未感染Hp组在复查时15例血清Hp抗体阳性,予以排除。
    2. 2 Hp感染与未感染儿童个人资料、社会经济状况及父母亲身高比较 见表1。从表1可见, 2组儿童在年龄、性别、家庭人口数、子女人数、家庭人均居住面积、母乳喂养时间、父母亲文化程度及身高等方面差异均无显著性,具有可比性(P>0·05)。
    2. 3 Hp感染与未感染儿童体格生长指标比较及协方差分析
    2. 3. 1 体格生长指标比较 Hp感染儿童和未感染儿童体格生长随访结果见表2。由表2可见,Hp感染儿童身高增长值明显低于Hp未感染组, 2组比较差别有统计学意义(P=0·011),而2组儿童身高、HAZ及HAZ标准分变化的均值差别无统计学意义(P>0·05)。
    2. 3. 2 协方差分析 分别以儿童身高增长值、HAZ标准分变化值为应变量,以年龄、性别、家庭人口数、子女人数、家庭人均居住面积、父母亲文化程度及身高等为协变量,以Hp感染状态为分组变量,进行多元协方差分析(Mann-Whitney法),结果见表3。从表3可见,在控制其它影响因素后,Hp感染儿童身高增长值的边缘估计均值仍低于Hp未感染儿童,虽然2组校正均值比较,差异无显著意义,但P值为0·074; 2组调整后HAZ标准分变化值则差别无显著性。
    3 讨论
    国外一些研究Hp感染对儿童体格生长尤其是身高生长的影响进行探讨。Patel等[3]报道Hp感染将导致女孩青春生长突增期延迟或缩短。Perri等[4]认为Hp感染是影响儿童生长的环境因素之一。而且,因为Hp感染率随年龄的增长而升高,所以,Hp感染对儿童生长发育的影响随年龄的增长而逐渐显著,由此推测对无症状Hp儿童进行Hp根除治疗可以避免发生生长迟滞。Choe等[12]对375例10~15岁儿童的研究后认为,缺铁性贫血是影响儿童生长的独立危险因素,而Hp感染本身对儿童生长无影响,只有当Hp感染并存缺铁性贫血时才会导致儿童生长迟缓。国内对此报道极少。周建元等[13]曾用单因素方差分析的方法比较7~12岁血清Hp抗体阳性与Hp抗体阴性健康儿童在血红蛋白、身高、体重和腹壁脂肪4项指标的差别,经统计学处理,差异无显著性。但上述这些研究都有局限性。大多数研究为横断面调查,未见有较长随访时间的前瞻性队列研究报道;仅限于Hp感染儿童和未感染儿童的体格生长指标均值或率的比较,或比较生长迟缓与健康儿童Hp感染率的差异,没有对Hp感染和未感染儿童体格生长速度变化进行比较,而体格生长速度评价比发育水平评价更能真实了解儿童生长状况;许多研究不能充分控制社会经济因素、遗传因素等变量的混杂影响,仅采用Hp抗体检测作为Hp感染的惟一指标。因此,不能客观反映Hp是否为造成或加重儿童体格生长迟缓的确切原因。本研究根据随访研究前后两次血清Hp抗体阴性作为儿童未感染Hp的依据,以血清Hp抗体和粪便Hp抗原均阳性作为无症状儿童Hp感染的诊断依据,具有简便、易行、准确性高的优点,适合于在无症状儿童中开展流行病学调查。同时,本研究选择社会经济状况相对较一致社区中无症状儿童为研究对象,采用整群抽样,并对研究对象进行了3年的随访,采用独立样本t检验和多元分析研究相结合,比较Hp感染与未感染儿童身高、身高增长值、HAZ及HAZ标准分变化值的差别,探讨Hp感染对儿童体格生长影响,因此,结果更客观可靠。
    本组资料中,Hp感染与未感染儿童在年龄、性别、家庭人口数、子女人数、家庭人均居住面积、母乳喂养时间、父母亲文化程度及身高等方面差异均无显著性,说明两组儿童具有可比性。通过独立样本t检验显示:Hp感染儿童3年期间身高增长值明显低于未感染儿童。这与国外文献报道一致。提示:Hp感染是儿童体格生长迟缓的危险因素;Hp对儿童体格生长的影响主要表现在对儿童身高生长的影响。然而,本次调查显示:Hp感染和未感染儿童身高、HAZ及HAZ标准分变化均无显著差别;在协方差分析中,在有效控制其它因素影响后,虽然调整后Hp感染儿童3年身高增长值仍低于未感染儿童,但差异无显著意义。表明Hp感染对儿童矮身材的影响较弱,其相关性并不确切。由于Hp感染是慢性持续性感染,一旦感染Hp后,如果未进行根除治疗,Hp感染将长期滞留在体内,因此,其对儿童体格生长的影响是单向性的和持续性的。国外学者得出的Hp感染能导致生长迟缓的结论,其研究对象多为青春期前或青春期儿童,提示:儿童早期时候获得Hp感染,要经过几年的时间才会影响生长。我们认为:如果Hp感染会影响身高,那么在年长儿童要比在年幼儿童身上表现更为明显,因为年长儿童持续感染时间长,而年幼儿童则感染时间短;再者青春期或青春期前儿童的生长速度快,这时的Hp感染对儿童生长发育的影响要比同样感染持续时间,但生长速度相对较慢的其它时期来说大得多。这可以解释为什么只在青春期前或青春期能观察到Hp感染可造成儿童生长发育迟缓的缘故。
    Hp感染导致儿童生长迟缓的机制尚不清楚。国外学者推测可能的机制有几个方面[5-10]: (1)Hp感染导致儿童隐性消化道症状,消化障碍,营养素吸收减少,导致营养不良,从而影响Hp感染儿童的生长发育。(2)由于Hp感染本身对铁的消耗增加和Hp感染致胃酸减少影响人体对铁的吸收,导致或加重机体铁缺乏。铁营养不良是影响儿童生长发育的独立危险因子,且婴幼儿及青春期儿童对铁的需求量很大,因此,势必引起生长发育迟滞; (3)长期Hp感染引起上消化道慢性炎症,刺激机体免疫系统,产生一些细胞因子,扰乱内分泌系统,抑制生长激素的产生和释放,阻断性腺的发育; (4)Hp使胃黏膜屏障受损、胃酸分泌减少,促使其他肠道致病菌生长繁殖,削弱儿童机体的抵抗力,影响儿童的生长发育; (5)Hp感染可能直接作用于骨骺板,影响骨骼生长发育;也可能通过感染介导的细胞因子使骨质消溶加速,破骨细胞减少,使骨髓细胞发育失调。
    综上所述,Hp感染与儿童体格生长有关联,主要体现在身高的增长上。虽然Hp感染对儿童体格生长的影响程度较弱,在社会经济状况相对不发达的地区,营养因素和遗传因素仍是儿童身高的主要影响因素,但随着我国社会经济的发展,Hp这一慢性感染长期滞留体内对儿童生长发育的影响应引起足够重视,应采取综合治理措施,使我国儿童的体格生长达到“最佳”状态。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1-2012 儿童智力测试仪 儿童注意力测试仪 儿童生长发育测评系统 儿童心理健康测评系统 sitemap.xml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