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留言
·
· 联系人:公经理
· 手机:13235374619
· 电话:0537-3201023
【标    题】:

心理学家质疑智力测试:4岁定终身合理吗


【内容摘要】:心理学家质疑智力测试:4岁定终身合理吗社会进步的一个重要标志是,一个人的命运不再在他刚出生时就因家境、容貌等因素早早决定。至少从理论上讲,只要有足够的勇气和努力,任何人都可以获得成功。   然而,在美国纽约,相当一部分孩子的命运在5岁生日前就已确定。在这座以多元文化著称的城市里,许多不同肤色孩子的唯一共同点在于,他们5岁前会参加至少一项智力测试。而测试的结果也许会决定这个孩子的一生。   4岁儿童的智力测试   斯凯拉?沙弗兰站在家中客厅的椅子上,身子不时左右晃动。一名20多岁的女子坐在她对面。   “什么是雨伞?”女子问道。   “让我保持干燥的东西。”斯凯拉回答。她现年4岁。   [更多详细]

儿童智力测试仪

儿童智商测试仪

儿童注意力测试仪

儿童生长发育测试仪

儿童综合素质测试仪

4 心理, 学家, 质疑, 智力, 测试,岁, 定终, 身合, 理吗


【正文内容】:

心理学家质疑智力测试:4岁定终身合理吗
社会进步的一个重要标志是,一个人的命运不再在他刚出生时就因家境、容貌等因素早早决定。至少从理论上讲,只要有足够的勇气和努力,任何人都可以获得成功。

  然而,在美国纽约,相当一部分孩子的命运在5岁生日前就已确定。在这座以多元文化著称的城市里,许多不同肤色孩子的唯一共同点在于,他们5岁前会参加至少一项智力测试。而测试的结果也许会决定这个孩子的一生。

  4岁儿童的智力测试
  斯凯拉?沙弗兰站在家中客厅的椅子上,身子不时左右晃动。一名20多岁的女子坐在她对面。

  “什么是雨伞?”女子问道。

  “让我保持干燥的东西。”斯凯拉回答。她现年4岁。

  “书是什么?”

  “你读的东西。”

  “那房子呢?”

  ……

  斯凯拉正在接受一项智力测试,向她提问的女子是评估师。斯凯拉的父母打算明年送女儿进幼儿园,而纽约几乎每所有声望的私立小学都要求入学者上幼儿园前接受类似的智力测试。

  斯凯拉接受的测试名为“韦克斯勒学前基本智力测试”。类似智力测试有几种。其中一些形式类似一般学校考试,目的在于检验儿童是否做好上学准备。斯凯拉接受的测试偏重于检验孩子的抽象推理能力。

  不少教育家和心理学家对这类考试嗤之以鼻。史蒂夫?纳尔逊是纽约卡尔霍恩学校的校长,他所在的学校以渐进式教育闻名。他说,4岁儿童的将来充满各种可能性,这个年纪的智力测试结果无法说明什么,更谈不上决定孩子的一生。

  “一个孩子走路早不代表他长大以后比别人跑得快,”纳尔逊说,“同样,智力测试成绩好不代表他一定能成为好学生。”

  美国加利福尼亚大学圣迭戈分校研究人员马克?阿佩尔鲍姆说,据他所知,“没有哪一所大学根据一名学生4岁时的数据决定是否录取他”。

  的确,美国各大学录取学生时更看重这名学生来自哪一所高中。以纽约最好的公立学校之一亨特学院高中为例。自2002年起,这所学校每年至少25%的毕业生进入哈佛大学、耶鲁大学等“常青藤联合会”高校就读。2007至2008学年,这一数字高达40%。

  这意味着,一名学生进入亨特学院高中读书,相当于半只脚踏进“常青藤联合会”高校的大门。那么,如何进入亨特学院高中读书呢?最简单的方法是成为亨特学院小学的学生,只要一个孩子在这所学校读完3年级,他毕业后将直接升入亨特学院高中。

  至于进入亨特学院小学方法,看起来似乎不难:申请者只要参加一项名为“斯坦福-比内智力测试”的考试并在同年所有参加考试者中排名前2%,就可能收到录取通知。

  亨特学院高中不是唯一采取这类政策的学校。2008年,纽约圣三一学校36%应届毕业生进入“常青藤联合会”高校,其中三分之一从幼儿园起就在这所学校的附属教育机构读书。

  早期智力测试的支持者认为,进入幼儿园意味着正式开始学习。各家幼儿园或学前班的教育质量良莠不齐,难免影响智商测试结果。所以,4岁时参加智力测试对于来自不同家庭和社会背景的同龄儿童来说最公平。

  心理学家的质疑
  然而,不少心理学家和教育家对于这种“一试定终身”的做法心存疑虑。他们的担心并非毫无道理,科学研究结果显示,人的智商在成长过程中并非一成不变。

  自1989年起,心理学家劳埃德?汉弗莱在美国肯塔基州路易斯维尔开展一项实验。他以多名儿童为研究对象,从这些孩子4岁起定期测试他们的智力水平,一直持续到15岁。研究结果显示,这些孩子智商平均波动幅度为10左右,即一名孩子4岁时的智商为100,15岁时可能升至110或降至90。

  这一波动幅度看起来并不大。但有时候,这可以决定一个孩子是否是天才,或让他从小背上“智力发育迟缓”的包袱。

  另外,智商越高,波动范围越大。艾奥瓦大学心理学家戴维?罗曼说,所有智商超过130的4岁儿童中,只有25%17岁时能保持同样水平。

  罗曼认为,智力测试包含许多随机因素,运气、评估者是否友善或考试前一晚睡得好不好都可能影响智力测试结果。另外,一个孩子在不同考试中取得的成绩可能截然不同。

  罗曼的研究结果显示,所有在“斯坦福-比内智力测试”中测得智商超过130的孩子只有45%在其他智力测试中取得同样成绩。

  罗曼说,眼下纽约实施的各种智力测试比过去的类似测试更为准确,“但问题在于,不应基于孩子4岁或5岁时的智力水平把他们分到不同的学校。”在他看来,测试儿童智商应是一项长期工作,而不是“一锤子买卖”。

  斯凯拉的母亲莉兹说,她一开始对于是否应该邀请一个陌生人到家里评估女儿智商犹豫不决,但最后还是觉得让女儿接受测试利大于弊。“我只是希望她有更多选择,”她说,“你总是希望你的孩子得到最好的东西。”

  有钱人的游戏?
  对于莉兹来说,更让她犹豫不决的事情是应不应该让女儿接受智力测试辅导。

  随着越来越多的父母选择让孩子参加智力测试,各式各样的培训机构应运而生。苏珊?雷亚乌尔特毕业于麻省理工学院,曾在华尔街担任金融分析师,她2008年成立智力测试机构“亚里士多德圆周”。

  “亚里士多德圆周”提供私人教师、顾问以及孩子和家长最需要的东西――辅导教材。按雷亚乌尔特的说法,“亚里士多德圆周”出版的辅导教材涵盖一个孩子参加“韦克斯勒学前基本智力测试”时可能遇到的所有单词。

  然而,“韦克斯勒学前基本智力测试”以及其他智力测试的试题会定期更新,雷亚乌尔特如何得知考试题目?

  “我不准备谈论这个话题,”她说,“但那些帮我们编写教材的心理学家看过试题。”

  对于那些认为无法准备智力考试的看法,雷亚乌尔特不以为然。她说,与她合作的心理学家告诉她,大约50%至60%的考试内容可以提前准备。

  雷亚乌尔特不是唯一持这一观点的人。

  “当人们说这些东西没法教的时候,我总会摊开手说:"对,除了那些能教的部分,"”印第安纳大学评估与教育政策中心主任乔纳森?普吕克说。在他看来,重视教育和拥有足够资源的家庭总有办法影响智力测试结果,“这是常识”。

  不过,想要孩子取得好成绩,家长得舍得花钱。“亚里士多德圆周”出版的每门测试辅导教材价格为500美元。更舍得花钱的家长可以在网上花3000美元买到“韦克斯勒学前基本智力测试”的真题。

  高昂的辅导价格让不少家长望而兴叹。不过,《纽约杂志》记者珍妮弗?西尼尔认为,即使没有辅导,家庭文化背景和经济状况较好的孩子在智力测试中的成绩也远好于来自一般家庭的同龄人。

  哥伦比亚大学新闻学院院长尼古拉斯?莱曼同意西尼尔的看法。“人们总是认为,这些测试能排除社会经济背景的干扰,测出孩子的真实智力水平,”他说,“这是错误的想法。如果你是一个4岁孩子,在智力测试中取得不错的成绩,原因可能是你基因比较好或者拥有文化优势。不过,归根结底,你成绩好是因为你的父母。”

  如何评估学生?
  沙弗兰夫妇承认,他们相当清楚明年会把斯凯拉送入哪一所幼儿园。不过,他们认为,了解女儿的智商在同龄人中处于哪一个水平没什么坏处。

  斯凯拉的智力考试已持续了超过一个小时。一个4岁孩子的耐心是有限的。

  “房子是什么?”评估师重复一遍她的问题。

  斯凯拉难为情地扭了一下身子,把目光投向一旁的母亲。“我要尿尿,”她说。

  尽管按评估师的说法,斯凯拉考得相当不错,但她的例子表明,对一个4岁孩子来说,无论他多聪明,完成一项冗长的智力测试本身就一项考验。而匹兹堡大学儿童心理学教授史蒂芬?J?巴尼亚托认为,无论一项智力测试的设计多么完美,总会存在相当大的局限性,例如无法检验一个孩子的创造力水平。

  在《纽约杂志》记者西尼尔看来,巴尼亚托的说法也许能解释为什么天才不一定能取得卓越成就。

  以亨特学院小学为例。美国心理学会天才教育政策中心主任雷娜?苏博特尼克选取这所学校的高智商毕业生为研究对象,调查他们成年后的情况。这些毕业生的平均智商为157。

  “他们都是不错的人,”苏博特尼克说,“总的来说,他们快乐、高效、满意自己的生活。但基本没有取得什么令人惊叹的成就。”

  卡尔霍恩学校校长纳尔逊说,他打算明年废除这所学校附属低级别教育机构要求入学者接受智力测试的规定。按他的说法,他这样做并非因为他认为智力测试毫无意义,而是测试结果可能对孩子带来伤害。

  纳尔逊说,孩子接受智力测试时,无论父母装作多么若无其事,孩子都能感觉到父母的焦虑情绪,感觉到别人如何评价他。“这相当于把孩子划分为不同等级,在他们如此小的年纪这样做与犯罪无异。”

  然而,并非所有的学校都认可卡尔霍恩学校的做法。珠算指导教育咨询公司创始人埃米莉?格利克曼认为,智力测试结果在小学录取标准中的比重降低不一定是好事,因为这意味着幼儿园老师对孩子所作评估所占比重将增加。

  按格利克曼的说法,对于私立学校来说,来自富裕家庭的孩子成才意味着培养他的母校能获得更多捐赠,所以难免会出现老师写评估报告时夸大其词的现象。这对于那些家境一般的孩子来说无疑不公平。

  在西尼尔看来,解决问题的根本方法也许是学校改变基于智商和学习成绩评估学生的做法。

  上世纪60年代,斯坦福大学心理学家沃尔特?米舍尔找来653名儿童,让他们做一道选择题:立即吃一颗水果糖,或等一段时间吃两颗。大部分孩子选择后者,但只有三分之一成功做到。10多年后,米舍尔意外发现,这三分之一孩子的学术智能测试(SAT)成绩比其他孩子平均高出210分。

  西尼尔认为,米舍尔的测试可能是解决方案,即基于孩子的自律能力等因素推断他是否能成才。巧合的是,653名儿童参加米舍尔的实验时,也是4岁。
来自:儿童智力测试仪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1-2012 儿童智力测试仪 儿童注意力测试仪 儿童生长发育测评系统 儿童心理健康测评系统 sitemap.xml

更多